贵州E友社区 > 交友课堂 >

山村智障女孩突然离世,灵堂祭拜引出村里不堪

2017-12-22 07:00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我,张敏和王贵,一行三人在山下的小镇包了一辆小巴车,张敏的老家就在这山上,前几年山上刚修了路,村长又带人种了几片桃树,开发了几处景点,现在也有不少人会来此处旅游,只是我们这一次来,却不是这个原因。

开车的刘师傅刚从外地回来,听到我们正要去山上,喜上眉梢,说顺路带我们上去,价钱随便给点。见他这么豪爽,我们便上了车。

汽车在蜿蜒的山路上行驶着,速度极慢,老刘告诉我们,他是这方圆一片里为数不多的老司机,常常跑各县的运输,家里还开了一个农家乐餐馆,有空可以去吃。我们婉言谢绝了,告诉他这一次来主要是为了张敏的妹妹——张君

张敏是土生土长的新潮村人,十六岁的时候跟着本村的男人们出来打工,已经有七八年没回家了。这一次,她也是接到了村支书的电话,说妹妹过世了,才回来一趟。

王贵说,张敏的妹妹有残疾,常年都要喝草药,脑袋也不灵光,一直在家由奶奶照顾着,现在走了,也算是解脱了。

车子沿着盘山公路上去,很快来到了村口,村口围满了人,一下车我们就被人群包围了,新潮村除了名字里带了一个“新”字,其余没有一处是新的,目所能及之处都是泥柸房和高过膝盖的杂草。村长带头把我们带到了张敏的家,中途刘师傅要走,也被村长他们拦下了。说刘师傅经常照顾张君和她的奶奶,现在张君走了,也应该去看看她。

此时我们才知道,原来刘师傅竟然和过世的女孩子也有关系,对于这一点,不仅我惊讶,连一旁的张敏也十分惊讶。

张敏的妹妹此刻正躺在大厅里,门口挂了几盏白灯笼,我在灵堂前鞠了个躬,张敏的奶奶从里屋走了出来,苍白的头发,拄着拐杖,见到我们几个,老人家似乎十分激动,但是因为她的话有极重的口音,我一时听不明白,便问身边的村长,没想到村长的脸色忽然变得十分难看,刚才还对我喋喋不休地介绍个不停,此刻我问他,他却说老人家太伤心了,满口胡言。

多年做记者的经验告诉我,刚才老人家说的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可是村长既然不肯告诉我,我也不能强问,毕竟现在在人家的地盘上。我装作若无其事地样子,想去看看里面张敏的妹妹,但是却被王贵拦下了。

“军哥,我们这里有规矩,没嫁人的女娃娃,不能随便让人看!”我就这样被拦在了帘子外面,“我就是去悼念一下。”

“上个香就行了!”王贵依旧把我拦在外面。

IMG_5331.JPG

村民们此时也纷纷回家了,脸上似乎都有欲说还休的表情,我也没有强求,在张敏的家里到处转转,忽然身后传来了一阵打骂声,我连忙跑过去一看,竟然看到一群人扭打在一起,我来不及拍照,立刻上前劝架,张敏,王贵,刘师傅,还有一个体格健壮的中年妇女几个纠缠在一起,女人撕衣服,扯头发,男人挥拳头,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劝。而张敏的奶奶站在一旁直掉眼泪。

最后村长和几个强壮的男人把他们拉开了,事情闹成这样,村长看看我,也不好意思再隐瞒了,他叫上我,还有张敏王贵,刘师傅和她的老婆一起了村里的办公室。

村长说,“记者同志,原本你来我们是很欢迎的,没想到却让你见到了这样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

我大概也猜到了是怎么一回事,但是我还是等着他们其中一人把事情讲给我听,便说道,“王村长,我是个记者,我的职责就是将事情反映出来,告诉世人怎么样去避免悲剧。”王村长叹了口气说道,“我也是刚刚才知道,张君是被老刘害死的!”

“刘师傅害了张君?”我惊讶的说道。

刘师傅坐在一旁不说话,那个中年妇女满面通红,狠狠拍了一把刘师傅,刘师傅才抬起头缓缓说道,“我也没想会这样,我以为张君是个傻子,才……”

IMG_5332.JPG

原来刘师傅一直关照张君家是另有目的,这几年他看张君慢慢长大了,脑袋也不灵光,就动了歪主意,张君的奶奶年老体弱,几次撞见刘师傅做不轨的事情也无能为力,还要被刘师傅拳打脚踢,张君虽然反应比较迟钝,但是渐渐地,她明白了刘师傅对自己做的恶行,同时也知道了奶奶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被人欺负。

就在昨天,张君趁着老人出门采药,自己投了河。老人家回家发现孙女不见了,地上还有被张君烧掉的衣服,那是刘师傅买给张君的,老人一下子就明白了,请了村里的人到处寻找,最后在河里找到了已经去世的孙女。

新潮村,民风淳朴,这样的事情怎么去说,如今自己的孙女也死了,老人原本想把事情烂在肚子里,没想到在张君的灵堂前会见到这个畜生,老人这才气不过骂了出来。而刘师傅原本也没这么快暴露,因为太得意忘形了,竟然自己送上了们。

最后在村长的劝告下,刘师傅自己去派出所投了案。而刘师傅的农家乐餐馆,也因为他的作风问题开不下去了,听说后来他和老婆还离婚了,算是恶有恶报了吧,只是,张君,一个正处花季的少女再也回不来了。

图片来自网络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女友出差,我住进她闺蜜家,她闺蜜一句话让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