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寂寞老家

2021-06-14 00:00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寂寞老家 作者: 郑传省2021年06月07日情感美文

昨天夜里,做了一个梦,梦中回了老家。还是以前那熟悉的茅草屋,围着篱笆的小院子。院子里,母亲撒下一把把玉米,十多只鸡一下子跑过来。我叫了一声“妈”,母亲望着我,笑吟吟地应了:“回来啦?”我还想说什么,却从梦中醒来了。难道是老家在召唤我吗?确实有很长一段时间没回家了,那就回去看看吧。

红日西斜,走在乡下的水泥路上,深吸一口气,心情舒畅。路旁,广阔田野里的麦子丰收在望。到家了,门东旁的樱桃树上结出一簇一簇樱桃,门西旁的杏树上也挂着许多小球般的青杏。

打开生锈的铁锁,吱呀一声推开门,院里落了不少枯叶,找出扫帚扫成一堆,哗啦哗啦的扫地声,给寂寞清冷的院子增添了一点尘世的气息。父母在前几年先后辞世,我多年不在老家居住,看家的那条老狗被人偷走,厨房的烟囱经年不升起一缕炊烟,这老家便一日比一日荒凉,一日比一日败落了。然而,“故园渺何处,归思方悠哉”,我总是忘不了它,如果隔段时间不回去看看,便总感觉有个声音在隐隐地呼唤着我。

家里的一草一木、一虫一鸟都让我忆起往昔。厨房后的椿树上栖息着几十只斑鸠,有几只胆小的见了我,一拍翅膀飞到别处。记得去年冬日的一个下午,我也是回到老家,看到椿树上停着几只斑鸠,想到在这天寒地冻的时节,它们到哪里去寻一口吃食?心底顿生怜悯,便捧出几捧玉米喂它们。堂屋后面是一大片竹林,不知道这片竹林存在了多久,记得从我小时候它就在那里长着了。父亲在世时,偶尔会砍几竿来编筐,我则会砍一竿用来钓鱼,平时就让它们自生自灭。每到冬季,万木萧条,寒风凛冽,唯有这片茂密的竹林挡住了长驱直入的北风,给了斑鸠、麻雀们一个栖身之所。整个冬天,我经常给它们喂食,所以吸引来更多的斑鸠来这附近盘桓觅食,屋后的竹林俨然成了它们的天堂。因为这些鸟儿的存在,寂寞的老家多了一些生机与活力。

打开堂屋的门,一股霉气扑鼻而来。条几上放着父母的遗像。我黯然地望着他们,他们也默默无言地望着我,心中一阵惘然。

锁了门,来到竹林里。低头看,有野草刚钻出地面,还有不少鸟粪,正好茁壮竹林。抬头看,一只斑鸠正在简陋的巢里孵窝。它也发现了我,伸长脖子瞪着警惕的小眼睛望着我。不想惊扰它,赶紧悄悄退出竹林。

天色慢慢变暗,几颗星子闪闪烁烁。椿树上的斑鸠次第飞入竹林,邻家厨房的烟囱里升起一股炊烟,已到了掌灯做晚饭的时候。我又捧出几捧玉米撒在院子里,然后“咣当”一声锁上大门,准备返回学校。走出不多远,还是忍不住回头张望,老家在四合的暮色里静默无语,我在心底默默祈愿老家一切安好。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乡村年味

下一篇:母亲纳的“白毛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