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立秋琐记

2021-06-14 00:00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立秋琐记 作者: 章中林2021年06月02日情感美文

立秋那天。妻子不经意的一句话提醒了我,秋来了。

江南的节气变化明显,从来不戴着假面跳舞。天气虽然还有些干燥和闷热,但早晚凉了许多。关了空调,窗帘打开,房间亮堂了起来——没有了如火的太阳,呼吸都变得顺畅了。

街上,行人收起了遮阳伞,素面朝天的,悠然散漫地走着。水果摊摆出来了,鲜花端出来了,小贩的叫声亮起来了。你还担心什么呢?听一听蝉鸣吧。它似乎懂得人的心思,叫声再也没有夏日的凄厉刺耳,有的是柔和舒展,好像在和人倾诉着什么。

立秋了!一声召唤,秋的气象就在大地上蒸腾起来。盛夏似乎是没有鸟声的,而秋天却迥然不同。晨曦微露,鸟儿就在窗外呼朋引伴,追逐嬉戏。它们是想把秋来的消息告诉给每个人吗?我不知道,但是我却被它们闹醒了。推开窗,窗前的紫薇开得热烈,鸡冠花开得泼辣,全然没有一点为夏的逝去而眷恋的意味。秋天当是“叶自飘零水自流”的,但是立秋没有,因为它只是秋的开始。花草树木还沉醉在夏的梦里,它们还想尽情地绽放,希冀着在饱满的秋天里有所收获呢?“立秋胡桃白露梨,寒露柿子红了皮。”立秋,秋天之始,我们有什么必要去空自感伤呢?

“立秋荞麦白露花,寒露荞麦收到家。”立秋,对于农民,是一个忙碌的日子。每年立秋,母亲总会抢着把晚玉米收后的空地撒上荞麦,期望能再多一些收获。晚稻分檗了,父亲忙着给稻子灌水、除草、治虫,打岔口,耐心细致地看护着他的希望。棉花开始开了。不多却也是收获,不能让它们烂在地里。我们这时候总会被父母赶下地,钻到棉花底下摘烂桃和花。立秋了,收获已有,但还不丰富,我们能懈怠吗?趁着秋在路上,别虚度时光,努力地向秋的深处冲刺吧。

立秋,那是和夏天迥然不同的感受。秋风来了,给人一种凉爽欲飞的快感。蜷了的柳叶舒展了,蔫了的银杏叶挺直了,它们在秋风中摇摆着,像是想抖落一夏的疲惫。没想到,它们却惊醒了淘气的露珠,“刺溜”一声,这淘气把树叶当滑梯了,一个跳跃就落到了草尖上,乐得草儿颠儿颠儿地频频颔首。

极目远眺,天高远了,蔚蓝了;云散淡了,雪白了。远山,蛾眉轻扫,在薄雾里浮沉,时隐时现。山坳里,零星的房屋散落着,就像随意点染上去似的,透着宁静祥和。桥下,是潺潺的流水,悄无声息的,看不到它的奔跑。但是,我想,那几只追着水流的鸭子当时知道的吧。不然,它们怎么“嘎嘎嘎嘎”拉长声鸣叫,还扑腾翅膀呢?

这是只有秋天才有的景致,秋天才有的心情啊。每年的这个时候,虽然很忙碌,但是母亲从来不会忘记“贴秋膘”的习俗。

那年因为下雨,耽误了“双抢”,到了立秋,父母还拽着我们在田里插秧,一直忙到日落西山。回到家,我散了架一样,坐在桌前就睡着了,但是母亲却还从水井里拎起前一天称的猪头肉,给我们做了一道辣子爆炒猪头肉。今天,回想起来,我还清楚地记得当时狼吞虎咽的贪婪模样。

现在,“贴秋膘”似乎没有了当年的味道,但是母亲还是坚持在这一天做一顿丰盛的大餐,让我们这些“饿鬼”吃个痛快。

又是立秋。母亲老了,我也步入了中年。这样的时节是不是要“自古逢秋悲寂寥”呢?我想还是刘禹锡说的响亮——“我言秋日胜春朝”。秋天来了,成熟的季节就在眼前,我们有什么必要自说自话道沧桑呢?收拾起心情,做一株荞麦,怒放在秋的田野吧。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怀念钢笔

下一篇:乡村年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