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亲切的怀念

2021-03-26 00:00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亲切的怀念 作者: 施明春2021年03月25日情感美文

六月的风合着栀子花的香味吹进小城的大街小巷,又到一年高考,一样的毕业季,相似的雷声和雨。经历过高考的朋友们纷纷在微信朋友圈发表了关于高考的心情。长胖的朋友配上高中的图片发文说 “高考,十年,曾经瘦过”。因为生病影响高考的朋友发文“如果再有一次高考,一定不再生病”……

看着朋友们关于高考的心情,我也思绪万千,回想高考,那些厚重的书本已化作轻薄的纸页飘过青春的痕迹,黑板上复杂的排列组合再也无法解开,母校门口长长窄窄的巷子里盛满了与高考有关的记忆,那些人、那些事依旧如此亲切清晰的呈现在我的脑海。当时我和并肩的伙伴们怀着不同的梦想有着相同的坚定,憧憬着自由的大学生活,远眺的天空永远蔚蓝。

为了冲刺高考,高三那年我转入私校,没过多久就和清清、阿凯组成了高考联盟小战队。清清和我的数学、物理不好,阿凯的英语不好,我们平时有问题就互相请教,周末就互相“补课”。我们一起互相监督,互相催促,相约每天6点半在操场集合,谁迟到了谁就要被罚请吃东西。每天晚上我们坚持最后走出教室。如果模拟考试考得不好,我们就彼此鼓励,有一次我模拟考砸了,清清就陪我一起围着操场在微弱的路灯光下淋着雨跑了五圈。有时看书累了,我们就一起到教室的阳台上去看对面的“睡美人”山,或者是到操场边上看一场球赛。如果周末出去,一定会给对方带一些吃的,趁同学们都不在的时候偷偷放进对方的抽屉里,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举动温暖着我们的整个高三生活。

我们一起扬言要走出贵州,到喜欢的城市去。清清说她要去厦门,一个美丽的海滨城市,她要去捡美丽的贝壳,追逐海边的黄昏。阿凯说他要去北方,感受北方的冰雪世界。我说我要去重庆,因为我皮肤黑,希望在那里蜕变成一个皮肤白白的美女。那时的我们,因为简单的原因而爱上一座城市。那时还是流行照大头贴的年代,高考前一个星期,我们就一起去照了大头贴。于是我们仨关于高考的青涩美好,温暖和记忆就这样被定格在一张张小小的照片上。

除了我一起并肩的两个小伙伴,高三那年我还住进了一个温馨的寝室,拥有三个善良友好的室友。萍子是一个勤快的姑娘,每天起来被子叠得很整齐,寝室的卫生也经常是她在打扫,并且没有丝毫的埋怨,寝室的老师都经常夸我们寝室很干净。廷廷是一个十足的女汉子,冬天的时候,如果她下晚自习比我们来得早,就会把我们的水壶拿到热水管旁边灌满水,然后一口气提四个水壶回来。此外廷廷还特别喜欢鬼故事,遇上我们睡不着的晚上,故意说要给我们讲鬼故事。我和胆小的萍子就用被子捂着耳朵,此时廷廷就大笑我们没出息,就不再说下去。莎莎是比我们小一届的姑娘,知道我们高考复习紧张周末很少出去,周末回家的她总是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好吃的,大大的抚慰了我们的心和胃。

寝室的姐妹最羡慕我的就是我在谈到我的家人的时候幸福的小样。的确,我的家人就是我高考的动力。为了让我拥有更好的教学环境,我的家人都支持我转入私校,哥哥姐姐一起凑钱给我交报名费。高考前夕,为了让我安心学习,家人都隐瞒了母亲在一次劳作中摔伤腿的事情,那段时间也不让我回去,直到高考之后我才知道。

走过高考已经有6年的时间了,每每想起那段时光总是会非常的怀念,正如诗人普希金所说:“那逝去了的,将会成为亲切的怀念。”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致六十岁的自己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