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幽幽兰香

2020-07-30 00:00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幽幽兰香 作者: 郭万梅2020年07月30日情感美文

姥爷为母亲取名兰,就是希望她像幽幽兰花那样绽放美丽、散溢馨香,更像兰草那样坚韧顽强。

母亲十八岁那年经人介绍认识了父亲。头一回见面,俏丽骄傲的母亲根本没看上皮肤黝黑的父亲, 倒是父亲打心眼往外的喜欢母亲。也难怪,母亲是百里挑一的漂亮人儿,白皙的皮肤一双丹凤眼,个头匀溜,身材窈窕。

初春的阳光像沐浴梳洗过的美人格外鲜亮透彻,小河边的柳枝和着春风的节拍亦躁动了起来,鼓出了密密匝匝的芽孢,大地处处绿意萌动的景象。

那年春天,父亲正好在母亲家乡蹲点。

“吃完了,兰?”父亲发现母亲正朝他走来,于是率先搭讪。“刚吃过,”母亲一愣,定睛打量,这才发现面前站着的小伙子是前天刚见过面的男青年。

母亲后来讲,她觉得父亲那天一点都不黑了,也许阳光衬托的缘故,父亲还显得挺俊朗帅气的。

这就是冥冥中的缘分吧!母亲嫁给了比她年长6岁的父亲。

“你妈妈结婚那天才叫热闹,全村人都去看俊媳妇。”老邻居至今还津津乐道聊起这件事。

是呀!水葱似透着水灵的漂亮媳妇,可生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模样再俊也难逃生活的窘境。

爷爷操办婚事借了外债,母亲分家单过时,除分一间南房部分外债外,家里空空如也,连做饭的锅都是破的。

母亲没有气馁,撸起袖子,和点泥巴堵上豁口照样做饭。

当教师的父亲工资低,粮食定量少,母亲为让父亲吃得饱些,自己竟一斤白面换三斤麸子蒸糠菜饽饽吃。母亲一张好看的鹅蛋脸愣是吃得走了形。

母亲经过几年的勤俭持家打拼日子,不仅还上外债还盖了三间土坯房,村里人都夸母亲有持过家之道。

正当母亲日夜操劳这个家的时候,谁知祸从天降。

当时部队驻扎在我们村,几位女战士就住我家对面屋。

母亲不间断的咳声,终引起军医的注意,这是一位年轻的女军医,她拿起听诊器撩起母亲的前襟仔细听了听,关切地说,“大姐,您一定要上大医院检查一下。”“没事,小感冒,多喝些热水就好了。”母亲不以为然地笑着摇摇头。“大姐,您听我一回,明天部队就开拔了,记住,您一定要去!”女军医心急。

女军医随即转告了回家的父亲,父亲是文化人,他警觉起来,翌日,便带母亲到大医院拍了X光片。

“咋搞的,才来?”大夫板着铁青面孔严肃地质问,“肺部两个空洞,如治疗效果不好,会死人的……”

家里顿时乌云密布,空气像凝固了一般。我那时只有三岁,还察觉不出家里的异样气氛,最可怜的是我玲妹,只有10个月尚在怀抱中,后来母亲为了治病,不得不狠心掐奶。

晚上,母亲辗转反侧,思绪烦乱,心情沉重。

倔强的母亲这一次害怕了,她担心未成年的幼子,害怕自己若有不测,一帮孩子可咋办呢?

母亲那一夜失眠了,从不信鬼信神的她第一次跪拜地上祈求:老天爷呀!只求您让我再多活五年,只五年,等我大闺女十五了,您再拿我不迟,孩子们还太小啊!真不是时候!母亲声泪俱下,长跪不起……

为了孩子们,母亲拼命吃药、打针、加营养。

省吃俭用的母亲,从来是将好吃的留给父亲、留给我们。这一回,她顾不得了,她“贪婪”地大吃大喝着;从不愿在炕上躺着的母亲这回“懒惰”了,一有空就赖在床上休息。

永远感谢父亲的单位。那时乡政府并不富裕,但父亲送去的药费总能及时报销再去买药治疗,父亲的工资则供母亲身体营养所需。

也许母亲身体太缺乏油水了,遇到鸡蛋、排骨、藕粉这些补品,就像久逢甘露的稻田吸吮得严严实实不漏缝隙。

半年后,母亲的脸蛋圆润了,乌黑的头发有了光泽、美丽的眼睛明亮生动。

再复查,大夫先前绷得紧紧的脸终松弛下来,只听他与另一名大夫窃窃私语,“太神了,空洞不见了,已钙化,是判断错了?”

其实判断并未失误,母亲真如姥爷期待的那样,犹如生命力顽强的兰草那样神奇地痊愈了。

流火的盛夏,阳光灿烂,草木蓊郁,繁花锦绣。

35岁的母亲进企业当了一名毛纺工人。

半路当工人的母亲开始并不是一帆风顺。母亲被分到选洗车间当选毛工。选毛工是把整张羊毛分等级选出来放好,以备洗净染色后成毛线。这就要求选毛工必须严格掌握羊毛的等级标准,要求选毛工眼神好、看得准;手感好、选得准。

母亲刚进厂时头脑如一张白纸,宽大的厂区和千名职工,让她感到生疏新奇。见一排排工人站在大案板前,在整张羊毛上熟练地抓选各个级别的羊毛时,她看得眼花缭乱,目瞪口呆。

为了尽快适应新岗位,母亲克服文化水平低、技术生、人际关系不熟种种难关。倔强的母亲从不服输。

从此她像着了魔似的用笔记下羊毛各个级别的标准和所处的部位,并认真背读,熟记于心。她虚心向老师傅学习掌握选毛工的各个要领。脏活累活更是抢着干,一有空就磨练眼神的精准度,磨练两手的灵敏度。

经过一年多的勤学苦练,母亲终成为一名合格的选毛工。

选毛工是最累最脏的工种,母亲不愧是要强之人,手磨破了,贴贴橡皮膏了事,手磨肿了,咬咬牙坚持。“天道酬勤”,母亲在实践中还摸索总结出一套行之有效的选毛经验——“三要五选分级法”,并得到应用和推广,极大提高了选毛质量和工作效率,致使选毛车间在全厂各车间的效益竞赛中,名列前茅。

母亲还被提拔为工段长,还被评为轻工系统的先进生产者并光荣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记得每当母亲把奖状和奖品拿回家时,我们都好奇地围住母亲问东问西。母亲摸着我们的头说:“人活着要有志气,要勤劳本分,只要肯吃苦,没有干不成的事!”我被母亲这铿锵有力的话所感动。一个仅有高小文化程度的普通妇女,在本职工作中竟干得如此出色,赢得这么多的掌声和荣誉,这是母亲付出成倍的血汗所取得的呀!

母亲这种工作态度,潜移默化影响了我们,致使我们每个人在以后的工作中都能兢兢业业、踏实勤谨。她用言传身教诠释一位母亲的真爱,正如马克·吐温的一句话:我们在母亲膝盖上,获得了我们的最高尚、最真诚和最远大的理想。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故乡的味道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