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姜黄米

2020-07-18 00:00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姜黄米 作者: 雨君2020年07月10日情感美文

风烟一晃入仲秋,山野间的谷物一马金黄,顶着穗子的腰杆似乎顶着了千钧重担,被压得弯曲,无法直起。

老农们拿着镰刀,进入谷地,把一穗穗谷子切下,用驴车拉回,在自家窑顶的打谷场上,使唤骡子和驴子拉着碾子,碾碎谷穗,再用簸箕簸出谷秸,留下谷子,再去脱谷机上脱去谷皮,留下金黄色的颗粒,那就是小米。

像这样的小米,在潞城处处可见。倘若你去了潞城合室乡,问起小米,老乡或许会和你说道说道关于小米鲜气的传说:“合室乡有个姜庄村,老古时候本来不叫姜庄,这个村人不知道和炎帝有什么亲切关系,全村村民居然都姓了姜,这个村就改名叫姜庄了。后来,连种的谷子和加工的小米也都姓了姜,因为姜庄村的米特别黄,所以啊,凡是姜庄村种的小米都叫姜黄米,但凡是潞城人,没有一个不知道姜黄米。”

你一定头一回听说有姓名的小米,还和炎帝一家子。这样的小米,来人必然会产生一尝米味的急切心。

可叹我在潞城多年,早听得姜黄米这个鲜气的米名,却从未有机会谋面,更没尝过一口姜氏米的味。直到去年,在潞城新华书店做事,和同事到合室乡沟溃村补充扶贫信息,中午在贫困户王海根家落脚。见那海根是个低言悄语的憨实人,既任劳也任怨,便心下生了些许舒坦和喜欢。而海根老婆也是个热爽人,扶贫人员每次去,海根老婆每次都给大伙做地道的潞城拉面,还把自家不舍得吃用来换取零钱,贴补家用的土鸡蛋给我们炒卤。西红柿和豆角、地瓜用土鸡蛋一炒,没出锅,红、绿、白、黄显眼的颜色已诱人馋液。入口后,香味自是解去人馋。等众人呼噜噜虎咽罢,我假迷作势帮海根老婆洗锅,海根老婆恐慌地,生怕我真去张罗洗锅而弄脏衣服,赶紧把我拉进客厅,落座。

兴许是怜悯海根身患贲门癌,兴许是怜悯海根家的清贫,也兴许是感恩海根一家的次次暖情招待,兴许是喜欢海根一家的厚朴,临走时,我悄悄问海根老婆:“那啥,我家有那口子不穿的羽绒衣和牛仔裤,更多的是闺女买了而不穿的新的半新的衣服,你要不要?要的话,我给你留个电话,让你闺女抽空来拿。”

“要,要,要。”海根老婆眼睛亮的袭人,满面兴奋地说。“你男人的衣服拿回来,海根护林防火和种地穿上也是好衣服,海根在山里护林,冷着呢,得穿老多衣服呢。我闺女也没钱,她也不讲究新不新,有的穿就行。”

几天后,海根闺女按我导向,到我家取旧衣服。还提溜来十几斤小米,那闺女和我说:“姨,我家这米是姜黄米。”一听姜黄米,感觉自己的眼睛亮如电灯泡,怕是比闺女她妈听到我给旧衣服还亮。我那不善言笑的嘴角,毫不掩饰地美滋滋张开了,或许表情也比闺女她妈还要欢喜。但是心底惭愧啊,本来是自己想接济贫困户,又怎好意思、怎忍心接受贫困户的接济?可是海根家年轻的闺女由不得我做主,愣是把姜黄米给我留下了。

面对久久生出渴望的姜黄米,我深深觉到,得来居然毫无费工夫。但是,又觉得像黄金一样珍贵着,不知该怎样享受。吃了可惜,不吃浪费。老公说,小米养胃。我有慢性浅表性胃窦炎,常常发作,深受不适。那就狠狠心,把珍贵的黄金米,入了自己愁肠,滋补了自己的病胃吧。

我本就喜欢早晚喝一顿米汤,可老公说,不如吃小米稠饭。可也是。小米稠饭的米量比稀饭多得多,更比稀饭养人。但是小米稠饭是潞城本地的早饭,我晨起不愿意太早,就在中午做稠饭。挖半碗姜黄米,入电饭锅,倒入适量水,再学着潞城人炒个土豆丝或者白萝卜丝。正是秋后,可搭配小米稠饭的菜系很多。除去土豆和白萝卜,还有胡萝卜、白菜、酸菜、南瓜等。之前总笑话潞城人懒,不会做饭。早饭除了小米稠饭就是玉米面疙瘩,简单地炒个北瓜丝,土豆丝、胡萝卜丝、白萝卜丝、白菜丝拉倒。感觉那就是懒汉饭。而今,我反倒喜欢上了这些懒汉饭,比往日吃的西餐营养的多。

再说那姜黄米,不愧是炎帝发明,也不愧是小米之祖,黄如金,米香浓,米油纯。我本减肥,这一吃姜黄米稠饭,却由一小碗变成了两小碗。老公讥讽:“你这也叫减肥啊,分明是增肥呢。”

增肥以后,过去的衣服不能再穿。我把三口子不能穿的衣服收拾了出来,再次问海根要不要。海根说:“要”。

这次,海根的闺女和她妈妈一同来我家取旧衣服,又提溜来十几斤姜黄米。我说:“我婆家种小米呢,而且我在武乡得了头等奖,发了五十五斤武乡晋皇小米,吃不了,我帮你卖了吧。”海根女人不情愿了:“你是你的,我家是我家的。不能卖,你慢慢吃吧。”

我依言,慢慢吃,合室乡沟溃村贫困户的姜黄米,营养的厉害,慢慢的,我的胃好了。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母亲的菜园

下一篇:在那稻花 盛开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