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坡池

2020-07-18 00:00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坡池 作者: 菊心2020年07月06日情感美文

有人叫它“泊池”,可我觉得“坡池”更贴切一些。村子里,高处的雨水顺坡流下来,在低洼开阔处汇聚成一汪……不是每个村庄都会有一条河流,但也许,每个村庄都会有这么一汪又一汪的坡池。

坡池就像一个村庄的眼睛,给村庄平添了一抹柔软。

坡池也不是时时都有水,冬季,或是天旱的年月便会干枯,而村里人便会在这时,挖出又黑又臭的池泥,作为施给庄稼的沃肥。

雨季来了,坡池里的水多了起来,很快,水里就有了游鱼、小虾。我那时总会很诧异,附近并没有鱼塘,坡池里的鱼虾从哪里来?父亲竟然说是蚂蚱,蚂蚱的卵产在陆地上就是小蚂蚱,产在水里就会变成鱼。这让我惊奇不已,直到现在,我虽不信蚂蚱卵可以变成鱼,但也没搞明白这些小鱼小虾从何而来。

我们村有两处坡池,一处高一些,是南北两所古民居大院的雨水,和四周高处顺坡而下的雨水汇集而成的。夏季,一场暴雨过后,高处坡池里的水溢出来,顺着石头砌成的水道向更低处流去,在平缓地带汇成低处更开阔的又一个坡池。

高处的坡池,曾经有过一场被记入家谱的热闹盛事。清道光年间,家族昌盛,先是有高中武举的,随后又有中了进士的,允文允武,在洛北占尽风光。家有喜事,设宴一个月大宴宾朋,亲戚路人皆来祝贺,门庭熙攘,酒肉满桌。外迁栾川的本家知道了自家的大喜事,就包下宴席用的猪肉,从栾川一群群往老家洛北的刘家寨赶猪,而这个高处的坡池,就成了临时的杀猪场,见证了一个家族的兴盛繁华。

稍低处的坡池,出口处有一棵不知年岁的老柿树,树干粗大,树洞深深。树下,坐着被我们唤作“抓子老爷”的驼背老人,我们坐下安静地听他讲故事。良久,老人讲累了,站起来,背着手,往家里走去。背在身后的手里,拿着长长的旱烟杆,黑色的旱烟包一荡一荡。我们这一帮刚刚还安静的孩子,立马来了精神,排成一队,跟在“抓子老爷”身后,一个个学着老人的样子,背着手,弓着腰,一路摇摇摆摆地走着,一路嘻嘻哈哈地大声唱着:“背背锅,卖烟叶……”

村子里的水道,大多用石头和水泥砌成,雨水一路哗哗地流着,孩子们最喜欢蹚着流水走路,因为没有泥泞。对,就是“泥泞”这个词。以前乡村道路都是土路,一下雨便会泥泞不堪,不像现在,“村村通”工程把村庄的路面都硬化了,而“泥泞”这个词,正从我们的下一代子孙的生活中消失。就像扁担、水井、坡池……它们都终将消失。

每每写起故乡,我就会有些恐慌、害怕,一些属于历史的物证,正在无法遏制地消失,不久的将来,我们如何证明那些曾经存在过的童年、少年……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春风再度玉门关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