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守得国色分外香

2020-06-29 00:00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守得国色分外香 作者: 松松2020年06月29日情感美文

曲中闻折柳,春色未及看。下午漫步在街头巷尾,花圃里牡丹的枝叶正翠绿地舒展着,可洛阳红、二乔等早开品种已盛装谢幕。和煦的十里春风,吹落了片片花瓣,落英缤纷,彩蝶飞舞,铺就了一地花雨,也写满了洛城人的几许惆怅与无奈。

我伫立在花坛边,脑海里涌出陆放翁“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的词句来。花期如此短暂,我还未来得及欣赏花王娉婷袅娜的风姿,她已香消玉殒,留下四季轮回的漫长期待。

也许,美好的事物总有缺憾,就像卢舍那大佛残缺的双臂。她慈眉善目俯瞰芸芸众生,千百年来笑看着花开花落。哦,岂止是牡丹,我们每个人亦是这个世界上的匆匆过客……

“这开花的时间也太短了呀。”我正凝神遐思,身后传来一声叹息。我扭头,原来是一名环卫工人。他提着蛇皮袋,不停弯腰弓背,捡着人们丢弃的塑料袋、饮料盒、烟头等垃圾,见我长时间驻足,以搭讪的口气发出同样的感叹。

“可不是嘛,花开花落二十日呀。今年花开得又早,啧啧……”我搭着腔,仔细打量他,五十多岁的样子,面目黝黑,沉淀着经年累月风刮日晒的痕迹。身着橘红色的劳动服,一道浅黄色的反光带很扎眼,那是他们夜间作业时提醒司机的安全线。

此刻,牡丹的凋零正让我落寞,便心不在焉地与他闲谈起来。他告诉我,他们分两班上岗。早班从早上五点,一直到中午一点,等到晚班的同伴来交接。晚班一点一直到晚上十点以后。他说,牡丹文化节,就像一家子过大事哩,外面来了那么多客人,咱更得把里里外外拾掇干净呀。

我惊讶了。惊讶的不是他们每天的劳动时间之长。我的惊讶来自他朴素的主人翁意识。一个环卫工人,其貌不扬,文化程度可能也不高,说起牡丹文化节也没啥大道理,却朴实无华,直率本真。

他坐在花坛边,不时直直身,说,昨天他上的是早班,一大早发现前一天夜晚的渣土车把路面抛撒得像牛皮癣,害得他和七八个同伴忙了一个多钟头。中午快要交接班时,班长接到任务,说一外地游客装有重要物品的包丢失,公安部门从监控查出包被扔进垃圾箱并已被装入垃圾压缩车,车已经被叫停,需要帮助扒出来。于是,他们又义务出了一把力,还不错,总算找到了。

我心中满是感动,正想接着攀谈,他站起身说:“不跟你聊了,我得去西头转转,负责的路段好长呢。”

他顺着路边走了,留下的是橘红色的背影。夕阳的余晖正浸染着整个城市,他很快就淹没在人流中。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正是像他那样的无数的环卫工人,辛勤护花耕耘忙,守得国色分外香。在我心目中,那背影正是最美的一抹落红。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一个老北瓜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