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爱幕笼罩下的罪恶(四)

2019-10-12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四、两地侦查汇总,省城刑侦迅速带走了秀

经过两地公安人员的全力侦查,为了争取时间,省公安刑侦支队,迅速作出了决定:跟犯罪下毒嫌疑人正面交锋。

四十出头的秀丽,衣着时尚,是一个历经岁月磨炼的能干妇人。

公安人员预先跟老陈的儿子,单独进行了一番交底,随后,将秀丽叫出了病房,乘上了公安人员的车子,迅速带到了公安局所在的地方,在一间专门的房间,进行了询问。

经过几个回合的交锋,犯罪嫌疑人,最终,抵不住公安人员出具的有关中药检测报告,在事实面前,秀丽终于吐露了自己犯罪的经过。

秀丽哭着说道:“老陈是一个老实人,虽然,我跟他一起已经10年了,我们两人一起在杭州收购废品时,收入也不错,但他就是不肯化钱,一心想积累资金,给他乡下的前妻儿子,建房讨媳妇,况且,他也不善言辞,跟他在一起,没有共同语言。”

省城刑侦支队小马问道:“秀丽,老陈虽然不肯化钱,积累一些钱,为他的儿子建房,也没有错啊,他又不亏待你,你如何要毒死他呢?”

秀丽说道:“本来,我真的也是非常感激他的,因为在我最困难的时候,他收留了我这个从外地来的外来人,一个遭受过离婚挫折的人,后来,在一次回乡下收拾农活的过程中,老陈不小心摔了一跤,他的左脚大脚趾一直要出脓,一直不见到好转,我只得请当地的乡下中医,给他配中药,依旧是无法断根,时好时坏。”

“然他待你不错,你又为何要下毒呢?”

秀丽要了一口茶。随后继续说道:“我们两人在杭州收购废品,一个偶然的机会,我们认识了一个江苏人,一个比老陈小几岁的江苏洪海波,我们时常在收工后,在我们租住的地方,一起聚餐喝酒,由此,我跟洪海波熟悉了起来,他这个人见多识广,又比老陈年轻,能说会道,听说他一直单身。”

“是你看中了他?”

秀丽说道:“后来,我老公老陈脚不好,不能上杭州了,就在本地开了一个小电动三轮车收购废品,等到集聚到了一定伯数量,由我叫了一辆大车,亲自送到杭州交易,因为没有了丈夫在边上,这让我跟洪海波的交往,没有了一丝顾忌。”

“为何下狠手,舍得让老陈中毒呢?”

不知后事如何演绎,且听下回再来分解。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爱幕笼罩下的罪恶(三)

下一篇:我们追求物质,也想拥抱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