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每依星斗望长安(4)

2019-09-26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自从开学以来,娜娜已经流了一个星期的鼻血,每天清晨洗漱,她鼻血像泉涌一样流泄,原来是对北方干燥的气候不适应。她自幼生长在江南水乡,菜肴多是清蒸清淡,和米饭。这样的饮食的确和粗糙的“大葱卷饼”式的北方饮食不相称。另一方面,王嫱也一直接受着室友们的讥笑,笑话她那粤语式的普通话。不仅如此,她也承受着过敏,她皮肤起了一颗颗红水痘。

临沂大学的东侧是繁华的购物区。时下已是迟暮,霓虹初上,万家灯火。王嫱深深的惦念娜娜,这一日,她独自踱步在步行街,这条街道曲径通幽,青石板凉气彻骨,偶有青苔生长在石缝之中。再往里走,似水月洞天,街道的两旁是林林总总的酒馆。王嫱选择了一家“上海旧事”小酒馆,她约了娜娜,等待着她的到来。

这家小酒馆的菜谱倒是勉强符合王嫱的胃口,她看着菜谱,招呼着店家。

她操着一口粤语式普通话说道:“喂,店家,我要干果拼盘和这一道水果沙拉。”

店家扑哧一声笑,似又是狭隘的“地域歧视”,嘲笑她的方言。

王嫱又道:“硬菜嘛?我拒绝一切辛辣油腻。”她忽然想到娜娜来自浙江。便说道:“要这道绍兴梅菜扣肉,还有这道白切鸡,还有还有这道桂圆莲子羹。”

不多时,娜娜如约而至,王嫱招呼着她坐下。这对姐妹见面就是一顿互诉苦水,说的尽是对气候的过敏,对人情冷落的寒暄,对北国空气不解她们风情的控诉。

王嫱问娜娜:“你说我们像不像仗剑天涯的落魄剑客?想来你我也是如花似玉,柔弱杨柳的南国美少女,奈何你鼻血不止,我容颜爆痘。”

娜娜笑语盈盈跟着点头,她见到有故乡的梅菜扣肉,便夹一筷梅菜放入口中说道:“嫱姐,你说的是,可此刻,好衣美食有来处,皓腕肥来衣带窄啊!”

王嫱一个坐姿踉跄,差些大笑喷饭,说道:“喂,骂人的话,很好听吗?”

原来娜娜语出白居易《盐商妇-恶幸人也》。的的确确骂人的话语。

娜娜笑到:“我是奸商,你是苛吏,也不枉此美食佳肴。”

此时店家走过来:“两位美女,饭菜还可口,还需不需要加菜?”

王嫱和娜娜一起指着他:“奸商。”

三人大笑!

饭过三巡。娜娜陷入了沉思,像是愁锁眉间,王嫱瞧见她闷闷不乐,郁郁寡欢,问道:“怎么了,像是不开心啊?”

娜娜说:“没什么。”

王嫱又问道:“娜娜,你后悔来临沂大学吗?”

娜娜一脸忧愁说道:“我后悔,后悔,能不后悔吗?悔是嫦娥应悔偷灵药,碧海青天夜夜心!”

王嫱心情咯噔一下:“噫,感觉哪里不对。你这怕是有情郎在故乡,生异地相思之苦吧?”

娜娜说:“被你猜中了。”

娜娜的男朋友与自己是高中同窗,高考之后他们一个留在浙江财经大学读书,而她来了临沂。少女心事,怎不思量!

不觉间已是夜幕降临,天空星星点点,街道上也已是渐渐冷清,她们一同返校,校园里绿化植被就着路灯,影影绰绰。多愁善感的娜娜时常一个人站在宿舍的阳台上,望着故乡的方向,思量着远在浙江的人儿。她心想:“也不知那人也这样想念着我。”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理工科的女生原本就是珍稀动物,而且大多数都长的比较抽象呆板,男生更是。可王嫱却没有工科女的呆板,她古灵精怪,完全不像是工科生。即使是大一,工科生的课程也是排的比较紧张的,除了四门专业课之外,还有大学英语,现代史纲要之类的公共必修课,基本上每天的课程都是满满当当的。高等数学课,已经上到了数列,极限。后面将会是漫漫无边的微积分,空间解析几何等等。偶尔没课的时间,大家都用在了应付微积分作业上了,还不时听到同学们在讨论着:“夹逼准则,拉格朗日定理。”

王嫱觉得乏味至极,她最感兴趣的课程是人文学院开设的近代史刚要课程。她竟然对文科提起了兴趣。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再见了,陪我走过青春的少年

下一篇:我和那个37度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