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尘埃开出的花不在春天

2019-05-22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朋友圈刚刚有人分享了一首陈洁仪的《心如刀割》。听罢,我不想承认自己几欲落泪。大抵每个人在爱情里或多或少都卑微过吧。那个让你甘愿放低自己的人,现在在你身边吗?

大学时期我为了看一个人不牺卖掉手机,16个小时的硬座火车跨了大半个中国。两个月前便缩衣紧食的计划行程,满满的背包全是给她带的零食。到达她的城市我只身一人吃饭找旅馆,而见到她已是次日傍晚。那个让我朝思暮想的人却不愿多看我哪怕一眼,而是皱着眉头百无聊赖的第一句话问我什么时候回去,那一瞬间就像冰水淌过我身体里每一根血管。以后很久一段时间,我都躺在那滩冰凉的河水里,起不来。

就在那夜我站在那座美丽的沿海城市,从未有过的委屈和孤独让我放纵了的嚎啕。深蓝的海水打湿我的鞋袜,瑟瑟发抖。夜里的海风任凭怎么吹也吹不干我的泪水,二十二岁的男人在那夜放纵着最后的卑微。黎明前我将车票改签不告而别,从此便后会无期。后来,我想我当初改了不只是一张返程票,改的是我的热忱,我的自尊。从那以后,我不愿再为爱情放低姿态。

低到尘埃开出花的张爱玲一生只爱了一个男人,胡兰成。她爱得如火如荼,如生如死,全身心投入而忘了一切。可惜除了张爱玲外,胡兰成一生中还有7个女人,他对每个女人都很用情,但每次都用情不专,以薄情寡义收场。就是这样一个男人,让笔下早已洞悉爱情的人一度用稿费接济他的家庭,即便妻子不是自己。生命是一席华丽的长袍,上面却爬满虱子。一语成谶。

刘若英的为爱痴狂是唱给陈升的吧。想要问问你敢不敢,像我这样为爱痴狂……演唱会上那个撒娇说你们帮我求求他好不好,求他抱一抱自己的女子在那一刻面对爱的人却像个孩子。 醉酒后她发给陈升一封Email:“或许我永远无法和你在一起,但我的心永远追随你……”。爱吗,爱,爱而不得呢,那就卑微的爱。

刻骨铭心的往往最后两不相干。让人越想释怀却越捆绑的那个于自己早已天涯海角。那些让人越想忘记反而记得越牢的事屈指可数,而那些数的过来的压在心底多少年都不想再触及的记忆,在一首歌,一个电影,翻江倒海。

记忆就像擦玻璃一样,越抹越清晰。搁着玻璃,看着那走远的人,触摸没了温度,嘶吼无人理会。所以最终擦拭的人宁愿让时间的尘埃落满这面玻璃,望不出去了,永远也都不再去触及。岁月里我已开成了一朵花,只是如今不再卑微的绽放。让我曾经低到尘埃的人,花开了却没在我爱的春天里。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淡淡心情淡淡香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