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那些年被我扼杀在萌芽的“情史”

2019-05-21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天有多大,思念无涯。今生瘦不了牵挂……”

听着《江湖天下》回忆过去的事情,我也算是奇葩吧,看着靖哥哥和蓉儿那么开心地在一起,我倒伤感起来,这首插曲响起的时候,我的伤感到了极点。

我这个人其实不怎么会和人打交道,好朋友也没几个。凡事都要究其理,难究的便索性不予理会,也落得个高中毕业之后初中毕业之后小学毕业之后便和以前的同学少有往来的下场,因为自认为没什么好往来的,真正的朋友于我来说,是一些值得交心的人,既然都是些不值得交心的人,那么与他们往来便成了自讨没趣。

其次就是对于女生,从小学到高中,学校里都有规定说男女生交往要有度,不能过于亲密,我这人生性愚钝,也懒,这规矩对我来说其实挺麻烦的,什么有度什么不能过于亲密,我索性就不刻意和那些女生交往好了,可谓“一了百了”,这是我的极端主义,简单粗暴,省心省力,不过不是什么好的观念,大家就当看笑话就行,早恋对于当时的我来说应该是一种会令自己身败名裂的事情,真的是无稽之谈,现在看来不过是一种胆小怕事的表现。

几天前,妈妈说“你好去找个老婆了,你这样长不大可不像样。”,还问了一些“高中时候有没有什么要好的女生?”之类的问题,根据前面的论据,我只能说“没有。”。以前的事情,关于男女生之间的事情,我也时常会想起,有些许遗憾和自责,转而便是无奈,终归是有些疑惑吧,要好的女生其实是有的,只是我怕“身败名裂”,拼了命的在排斥那些对于我的好感,也许伤了她们的心了吧,我现在想来,当时的自己脑子真的是有病啊,不过现在可能还是有病,哎,只怕是难治了。

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我再不多说一点,可能就要被扣上“挖坑不填”的帽子了,那我就细数一下那些被我自己扼杀在萌芽阶段的“情史”吧。

小学一到三年级的某段时期,同桌是一个很好看的女孩子,姓胡,名字有点和“狐狸精”谐音,所以很多顽皮的男生都说她是狐狸精,不过我觉得是因为她长得好看他们才这么说的,因为我印象里的狐狸精都是貌美的女子,我现在还记得她父母在学校附近开了一家宾馆,那家宾馆现在还开着,只是不知道她会不会在里面。

那个时候正值《仙剑奇侠传》热播,当时的我很喜欢林月如那个角色,我觉得同桌就和林月如有几分神似。我那个时候心眼好,很听从老师的教诲,助人为乐,不过直到现在,我还是一直贯彻了“助人为乐”这个信条的,只是有些人过分得令我不得不对其置之不理,总不能把我当傻子使唤吧,人都是应该互相尊重的。

同桌因为离我近,所以得到我的好处自然多一些,我也常受到她的帮助,那个时候男孩和女孩应该是势不两立的,中间有一道三八线,但是我和同桌很玩得来,难免会有些肢体接触,很多人说小孩子能懂什么,其实我仔细思量了一下,其实不然,我当时可以懵懂地理解李逍遥对林月如的感情,你们便不能说我什么都不懂,肢体接触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有一种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感觉,总之就是很舒服,好像母亲的手抚摸着婴儿状态的你,让你感到很安心,我当时倒也没怎么在意,只觉得舒服,因为我们俩都玩的开心,所以互相也没什么介意的,就当是你碰我一下,我也碰你一下,我对她其实是有好感的,也可以说是喜欢她的,只是没说而已,而且也是自以为不可以说。

有一次自习课,没有老师,大家都在自己做作业,我也在做作业,接下来发生的这一幕,我怕是这辈子都忘不了了——同桌把头靠在了我肩上,这个情景我在众多武侠剧里都看到过,也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我愣住,我当时不知所措,有一种很舒服的感觉,有一种紧张的感觉,最后,却只剩下了害怕,我想不明白,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应对,学校里关于早恋的规定在我脑子里飘来荡去,现在想来也不奇怪,同桌想毕也是看了不少武侠剧,言情的估计也看过不少,但是,当时的不知所措令我很痛苦很迷茫也很无奈,然后我的极端主义便携带着我的愤怒出现了,自此以后我便没有再理过她,她一旦表现得想和我亲近我便表现得很愤怒,不给她好脸色看,我想尽早结束和她的这种亲昵关系,这真的是非常可笑,我现在还记得她一脸不解的样子,她也许是觉得我脑子出问题了。也因为这件事,我之后的整个学习生涯都不怎么对女生表现出容易亲近的状态。我把心关上了,任谁也别想打开。

你一定恨过我吧,但是千万要把我忘了,我就是个脑子有病的混蛋,你千万不要和我一样,不要时常想起我。

后来,四五六年级的时候,我在幼儿园时期“看上”的一个王姓女孩子居然和我分到了同一个班,我当时是班里有名的书呆子,成绩好书看得也多,但是却不怎么说话,当时班里也有一些个喜欢八卦的同学,有一个哥们就对我喜欢谁很感兴趣,他来问我,我也比较诚实,就和他说了我幼儿园的事情,谁知这货听完之后便径直向那个女孩走去,我一看情况不对,连忙躲进课桌底下,他果然是去和她说我喜欢她这件事的:“他说他喜欢你诶,你看,就是躲在桌子底下的那个。”我不知道她当时什么反应,我只是自己想着,她什么反应和我没关系,我什么都不想管,后来重新排位子,她就坐在我前面的那个位子,但是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只是有时候心血来潮偶尔会逗她笑笑,不过也只是偶尔,此外,再没别的什么事情了。自“狐狸精”的那件事开始,我对周遭一切的感情便都是淡淡的,怕伤了别人,也怕令自己为难。

再后来,就是初中了,初中倒也没什么事,只是一段原本普通的朋友关系却成了后来的形同陌路。我“炮哥”的这个绰号始于初中,不过后来不知道怎么的班里的一个女生有了“炮姐”这个绰号,我和她原本只是能说的上几句话的同班同学关系而已,算是朋友吧,然后班里的那群好事之徒竟荒唐地说我和她有关系,那我能怎么办,我这个人脑子有病,走极端主义,还偏激,听他们这么说,我自此便不和她说任何话,也不再看她一眼,但是那些人似乎脑子比我还有病,估计是长残了,我越是如此,他们便越是要说,最后直接把她叫成了“炮嫂”,我自然知道她心里肯定也不好受,但是我也只是不管不顾而已,他们说他们的,和我没有半毛钱关系,也常有些朋友拿“炮嫂”来取笑我,我也只是陪着苦笑而已。也就这样熬到了毕业,也希望她可以松口气了。

高中的时候,我希望自己有所改变吧,不能总是闷着,妈妈也说总是不说话会口臭,到了新的环境,我也试着解开自己的心结,我当时脾气特别好,坐前面的那个女生正好是我小学时的同班同学,也算是有缘吧,和我也聊得来,有时候也会偶尔来欺负我一下,但是我脾气好,随她去了,她也说:“你怎么脾气这么好,都不知道反抗的吗?”我就笑笑,我当时是课代表,要收大家的作业,要去黑板上写一下东西,我没想到的是她居然主动帮我做这些事情,做完还很开心的样子,但是我没敢多想,我的同桌是个顽皮的男生,她的同桌也算是个乖巧的女生吧,但是他们经常背后议论我和她的事情,我只是装作没听见而已,有一回我自己的事情忙不过来,她见状就上去帮我擦黑板,她同桌就笑嘻嘻地对我说:“你看,她现在肯定很希望你上去抱着她和她一起擦黑板。”我当时哭笑不得,他们都说她喜欢我,我对她也有些好感,但是我不能说,我也不敢和她有那种过密的关系,有一回外面下着很大的雨,我们要从自己的教室去到另一幢教学楼的机房,我当时没带伞,她就说和她一起过去吧,她有伞,我就同意了,但是一起在一把伞下面,挨的实在太近了,一到机房所在的教学楼,我就跑了,什么话都没说就弃她而去了,她当时大喊:“你怎么谢谢也不说一声的啊!”后来,她好像就再也没有理过我了。

高中文理科分班之后,我遇到了一件令自己非常揪心的事情,当时的感觉可以用四个字形容:难以呼吸。

坐我前面的那个女生是一个看上去很安静的女生,我对她其实了解的并不多,有一回,她给了我一盒金典纯牛奶,绿色的,从来没有谁给我过吃的东西,我当时没什么心理准备,而且那个纯牛奶看包装似乎挺贵的,她说:“这个给你。”当时她的同桌也一脸诧异地看着她,我“啊?”了一下,看了看牛奶,有点慌,居然说:“到时候再说吧。”我估计她没闹明白我在说什么,她又说:“我这个多带了,喝不了这么多,给你吧。”于是我就这么收下了,这回我是想了很多,这牛奶我是一直没喝,还带回了家,回到家还是没喝,就琢磨着她什么意思,然后我又拿出牛奶瞅了瞅盒子,上面有一句广告语:“天赐的宝贝,送给最爱的人。”然后我就把牛奶放进抽屉,这东西有点宝贵的,还是不喝先留着吧,便带着复杂的心情睡了,之后也没再发生什么事情,我想了很久,莫非她在等我说出那句话,过了几天,有一回课间,下一节课是体育课,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我看正是个好机会,当时在我做着作业,但心思全然不在作业上,一直在想一会儿该怎么说,说什么,想着想着,隔壁班的一个男生走了进来,径直走到了她的位子那儿,和她甚是亲昵,他们的关系一目了然,我压低了头,装作盯着作业,思绪全乱了,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这是什么情况,我不愿去相信这一切,但是后来他们的早恋的事情全班都知道了,隔壁班的那个男生就是她男朋友,班主任也知道了,还和家长谈过话,我当时心碎了一地,回家拿出那盒珍藏已久的金典纯牛奶一饮而尽,好在保质期还挺长的。后来那个女生转去了其他班,被我们班的众多同学称为“叛徒”,我也不想去管这些事了,心挺累的。

自此,我的高中之前的“情史”也就细数完了。

这些事情,我怕是忘不掉了。

如此,我倒也还不是一个无情无义之人。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我们的十年(一)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