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水样的春愁

2019-04-05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四月初至,栏外滴滴点点落下的,好像就是春天。春天,历来就不缺乏对春天的赞歌,窗外生命的潜滋暗长,呼吸间的春暖,淡淡的流淌在每个人记忆中的春天的气息。

猛地想起春天,印象是稍稍模糊的,刚从桌子上抬起头,突然注意到前面的姑娘,她似乎发现我醒了,回头给了我一个浅浅的笑,哦,原来她有梨涡,小样,笑起来还挺好看。午后的阳光碎碎的洒进来,不知道哪来的的一股轻轻的香味,是春天的味道。可是,现在我揉了揉刚才趴在桌子睡觉压到的眼睛,那时候,好像是冬天吧。

学生的日子总是只慢在嘴上,春天,很快就淅淅沥沥的下下来了,然后,滋润美好萌生。不过中学时代也都是美好的,橘红色的走廊,拉长到那个看着操场的女孩,她望向的,夕阳下热闹拼凑出的恬静。“嘿,你又这么早啊,是不是又来偷偷读书。”“没有啊。”她好喜欢笑啊,每次跟她搭话一定是笑着回答的,两个梨涡浅浅的,却又特别甜。“作业是什么啊,借老夫借鉴借鉴。”“不要。”“别嘛,宝贝,你看我手上的刀,多亮”她低头偷偷的笑,躲我伸去戳她的笔,咦,哪来的香味,淡淡的,好像还有点甜。

是去年的春天吧,冬天的告别还残有微凉,身体倒是流着百日誓师后的热血。打完球回去教室,她趴在桌上小憩,说拼命学还真拼命啊,脸上还带着一点疲惫,睫毛微微颤动,眉头也有点皱,眼睛……“你醒啦。”“你回来啦。”“对啊。”我换了一个舒服一点的姿势,每天最幸福的时候就是现在了,打完球,侃侃大山。我们就这么坐着,互相看着,也不说话,她不知怎的又开始笑了,我又闻到那个淡淡的香味,不自觉的,嘴角也上扬了起来。“笑什么?”“我明天可能要搬过去自己坐了,班主任排了两排单排,有我。”不知怎么,我突然感觉嘴角有点僵住,“哦。”我用力的把嘴角撑住,喝口饮料,“你又喝冰的啊。”“嗯。”“以后上课少睡点觉,被点了又不会。”“没有,老夫那是给他面子让他的。”她笑了一下,转过去看桌上的书。那天晚自习有点短,走了一下神就没了,空空的。

我好像只记住了那两个浅浅的梨涡和她身上的淡淡的有一点点甜的每次靠近她的时候弥漫着的香味,还有现在,睡醒以后忽而涌来的,一点淡淡的,像水一样的春愁。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归期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