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爱打抱不平的人

2019-04-01 07:15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他,我邻居家的孩子。他家兄弟姐妹六个,他排行第四,人们都叫他小四,我甚至从来就没叫过他的大名。小四至少比我小四、五岁,我都娶妻生子了,他才中学毕业,接他父亲的班参加了工作。

小四是一个不怕事的人,爱打抱不平,只要遇到不平事,即使和他毫不相干,他也要替人出头,和人争论,甚至和人大打出手。他爸妈说他是一个爱管闲事的 “傻子” ,可邻里们都说他是一个有正义感的“大侠” 。那时候,他在我家方圆几公里范围内名声显赫,和他年令相当的年青人都尊称他为“四哥” ,谁有了为难招灾的事都找他帮忙。

我和他不是一个年令段的人,没有和他共过事,对他爱打抱不平的江湖义气之事,只是道听途说,半信半疑。后来,我真的经历了一次他行侠仗义的事,使我不得不对他产生由衷的敬意,情不自禁地对他竖起大姆子,对他说“四哥真是名不虚传!”

那是一个冬天的傍晚,吃完晚饭发现孩子发烧了,脑门滚烫。我和我妻赶紧用棉被把孩子包起来,我骑着自行车(那时还没有出租车行业)驮着她们娘俩去医院给孩子看病。出家门不远就下起了雪,由于路滑,我们就就近到了联合化工厂卫生院就诊。给孩子打完吊瓶,孩子退了烧,已经是晚上9点多钟了。雪花还在漫天飞舞,我骑着车子,驮着抱着孩子的妻子,小心翼翼地往家走,前面几个喝了酒的年青人,横排走路,挡住了我的去路,无论我怎么按车铃他们也不让路,我只得捏闸刹车,致使车子撂片了,坐在车子后面的娘俩摔在雪地上,孩子被摔得嗷嗷直哭。我顿时气得火冒三丈,大声斥责他们“你们怎么横排走路?听到铃声为什么不让路?”那几个年青人不仅不觉理亏,还嘻嘻哈哈地奚落嘲笑我“你车技不行怨谁呀,这路也不是你们家的,我们怎么走你管得着吗?”面对这几个泼皮无赖,我还带着老婆孩子,真是无可奈何。就在这时候,从我身后蹿出一个人来,什么也没说,挥拳踢腿,把那几个小无赖全都打倒在地,其中一个认出了打他们的人,大声求饶“四哥别打了,我们错了!”那几个被打得头破血流的小子听说打他们的人是“四哥”,没有一个敢反抗的,都跪在地上求饶。我扶起老婆孩子,瞪大眼睛看了一眼替我出气的人,这不是邻家的小四吗!我赶紧抓住他的手说“谢谢四弟相助!”小四没有理我,还在教训那几个小无赖,指着他们的鼻子说“如果孩子摔坏了,明天我就找你们家去算帐!”我怕因为我的事把人家打坏了,就劝说小四“算了吧,他们都认错了。”小四这才把他们放了。在回家的路上,我担心地问小四“你把他们打那样,他们还认识你,明天他们找你麻烦怎么办?”小四十分肯定地对我说“老哥,你放心吧,他们不但不敢找我麻烦,。还怕我找他们麻烦呢。”第二天下班后,我赶紧去小四家问情况,小四对我说“他们来了,连他们家长都来了,问小孩摔没摔坏,表示以后要加强对自己家孩子的管教,不让他们到外面惹事生非。”我一听这话,悬着的心才落了地,我拍着小四的肩膀说“四哥厉害!”他有点羞涩又有点调皮地对我说“老哥,别这样叫啊,我是你四弟!”从那以后,我每见着他都半开玩笑地称他“四哥,”他总是不好意思地回我“别呀,叫四弟啊!”

后来,单位给我分了房子,我从父母那搬走了,不与“四哥”为邻了,就很少有机会再见到“四哥”了。有一次我回父母家过中秋节,碰到了小四的弟弟,就向打听他哥的情况,他哭丧着脸对我说“我哥蹲监狱了。”我大吃一惊,问他“因为什么事啊?”他弟弟向我简单地叙述了他哥出事的情况。他哥哥有一个朋友,家里的鸡被邻居家小子偷去一只杀了吃肉了,在邻家院里捡到了他家鸡的鸡毛,他就找邻家那小子赔偿,可邻家那小子死不承认偷了鸡,还把他打了一顿。于是,他就找到“四哥”帮他出气。“四哥”出面要那偷鸡的小子赔鸡,那小子不但耍赖,还拎了一把菜刀砍“四哥。”“四哥”火气大发,夺下菜刀反砍回去,把对方砍成重伤,对方家里报了警,警察就把“四哥”抓走了,法院以重伤害罪判处“四哥”四年有期徒刑。“四哥”不服,认为自己是夺刀误伤没犯罪,天天在狱里大吵大闹,还把牙刷掰断吞进胃里,送到医院进行手术抢救。手术痊愈后,法院给他加了刑,从四平监狱转移到外地监狱服刑去了。我听了小四弟弟的介绍,心里十分酸楚。我心里暗暗自语,在法治社会里还象梁山好汉那样路见不平拔刀就砍的行为也是违法的,小四你太无知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见到过行侠仗义的“四哥”。听说加刑以后,郁闷而病,没到刑期服满就死了。但他那憨厚的形象一直留存在我的记忆里,高高的个子,黑红的面孔,浓眉大眼,头发总是剃得很短,总爱戴一副茶色墨镜,总爱穿一件黑色风衣,走起路来落脚很重,“扑通、扑通”直响。我一叫他“四哥”他就不好意思,就回应我“老哥你干啥呀,叫四弟!”就这样一个爱打报不平的好人,由于缺乏法律常识,意气用事,最后竟在不知不觉中走上了犯罪的道路,郁郁而死,真的是太可惜、太可叹了!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人生若只如初见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