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半世浮生却因情之三

2019-03-06 09:08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那里,是以生产队为单位的工作方式,半世浮生在农忙,是生产队的骨干种田能力,插秧技术是半世浮生的强项,在生产队的业务比赛中,一直是一个名列前茅的骨干,而在小队的男同胞这一块上的有关技术比武,郑中华的有关生产队的农活,一直是一个让人叹息的项目,当时的生产队,男同志只有会上船会捻河泥,并从踏板上跳着白河泥上岸,才算是一个合格的10分工的劳力,而在这类项目方面,郑中华显然是一个弱项,刚开始分也是一个什么事都想干的一个人,但捻河泥这一块,却无论如何学习,郑中华总是以失败告终。

一次,他为了学习捻河泥这一个船上的技术活,在开春的季节,一不小心掉到了河里,变成了一只落汤鸡,不仅自己吓出了一身冷汗,还被小队的几个年轻人笑话了好一阵子,这一桩事情的发生,让半世浮生又心中郁闷了好长一段时间。

自从这一次郑中华捻河泥时,摔到了河中之后,他彻底地怕了这一个工作。

父亲老陈在一次家里吃晚饭时,对自己的儿子说道:“中华,捻河泥这一个工种,是一个技术活儿,你自己看着办吧,如果实在不行,下次你就不要再去做这一个工作了,少一点工分,那也没有办法。”

听了父亲的一席话,郑中华虽然心中有几分不甘心,但着实那一天初春跌往上河中的滋味,确实让他有些害怕,所以,也就打算放弃了这一个工作的继续尝试。

半世浮生一听她父子两个的对话,也不再说什么,只是对丈夫的能力,又多了一份折扣。心中的抱怨,也渐渐地滋生成为一种怨恨,但在那个年代,一结婚,意味着你的青春,已经结束,况且,当时的交往范围小,即使有个中意的男人在身边出现,但因为传统观念的束缚,也只有将那个心中的思想,深深地进入半世浮生的心底。

自然,生产队在春季召开的全体社员的大会时,对社员的工分,进行了集体评分,对郑中华的工分,就因为没有下船捻河泥,也只能跟乡下的正劳力10分工擦肩而过,只得打了一个折扣。

半世浮生在婆家的饭桌上,她没有当面说中华的不是,但她一回到娘家,就在自己的母亲面前,说道:“妈妈,你听我说,那个郑中华,连捻河泥也汪会,真的让人生气,所以,这种没有能力的男人一起生活,直的让人非常地生气,也非常地没有面子,真的让人的寿命,也要缩短许多。”

母亲安慰道:“闺女啊!你说是话是一个实话,但我们家的条件实在是不好,真的让你受委屈了,你多体量一个我们做父母的事容易,也要体量一个你丈夫,他也是尽力学习,但实在也是能力有限,闺女,你看看我的手指,五个手指,不是也有个长短吗?”

母亲的一番比喻,一番真情的比划,让半世浮生心中的郁闷,渐渐地有了一些消解,她也反复自己想了一下,自忖道:母亲的话,真的也说到了我这个婚姻的现实,但真的如果没有郑家的彩礼救急,我家大哥的婚姻也无法落实,这让年纪大的大哥,给家庭带来的压力,会让自己的父母无法安心,真的是一个“情”字易写,而产生出来的遗憾,却让我这一个小女子无法消解,哎,人生那,无法自主的人生。

欲知后事如何演绎,且听下回再来分解!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小卖部的老板娘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