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爱的代价—家族遗传(下)

2019-01-30 10:53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咏雪不许睡,不许睡,坚强些,撑下去吧。说这些话时已经到了医院了。“医生,快快救救我的妻子,救救她吧。”幸好这间医院的医生是24小时值班的,不然咏雪是注定死于这场病中。医生立刻展开抢救,两小时后,医生出来了,他说病人已经渡过危险时期,可是由于烧得太厉害了,所以有没有留下后遗症我可不敢说。“后遗症?什么后遗症?”永仁焦急地问道。“就是智商下降等。”医生说。永仁顿时变得不知所措,他一直在怪责自己,怪自己不应该丢下咏雪,怪自己不应该向咏雪发脾气。虽然永仁一再强调不应该对自己的妻子那么好,要让(咏雪)妻子听从自己的一切命令。可他根本做不到,至少他对咏雪做不到,只要咏雪有什么事,他那颗冰冷的心就开始融化,他开始向咏雪投降了,现在的他只希望咏雪能够平安无事,希望一切重新开始。

“先生,先生,那位小姐醒了,快去看看她吧。”护士焦急地喊道。侍永仁跑到病房,咏雪已经醒了。“咏雪,你醒了吗,快来认认我?”“永仁,永仁是你吗?”咏雪小声地说。“咏雪是我,是我。你能认出我了,太好啦。”永仁兴奋地说道。所有的医生都把这看成是一个奇迹。她是唯一一个烧得这么厉害而没有留下后遗症的人。病房里永仁和咏雪正在说话,永仁说:“真对不起,咏雪,因为我,让你的生命几乎又一次走向终结。”“不要自责,永仁,那不是你的错。只不过我想求你一件事,那就是请取消“我不被和男人说话”这条规定好吗?“好,好我答应你,一定改变那些专制、霸道的性格。”永仁坚定地说。

除去心病,咏雪康复得很快,不到一个月便可以出院了。从此以后,永仁不敢留下咏雪一个人。但是由于那个同学被打伤入院的事,让一向少朋友的咏雪更加孤独了,她的朋友都说咏雪有一个霸道的丈夫,所以不敢接近她。而永仁虽然那天信誓旦旦,可他并没有实现他的承诺,至少他没有停止让私家侦探追查妻子的行踪。现在的咏雪很痛苦,她没有友情,妹妹又不在身边。可她又不愿意告诉永仁,因为她不想永仁自责,不想永仁痛苦。

有一天,咏雪去湖边散步。突然一个男子向她走来,那位男子样子很着急,原来那位男子丢了隐形眼镜。在咏雪的协助下,男子终于找到了隐形眼镜。他感激地与她握手。可看到妻子与别的男子握手的永仁忍不住了,这次他不现求人,而是亲自出马去教训那个男人。通过交谈,咏雪知道那个男人同样是文学爱好者,他说话很美,简直可以用出口成章来形容。咏雪很高兴,因为她可以有一个与自己志同道合的朋友。当他们交换完通信地址后,永仁出现了。咏雪很疑惑地说:“永仁怎么这么巧,来,我给你介绍一个我刚认识的朋友,这是志刚,这是我丈夫永仁。”咏雪得意地介绍着。专刚也很礼貌地与永仁握手,可永仁一拳向志刚打过去。“永仁,你住手!你怎么可以这样待人呢?”咏雪生气地说。永仁好笑地说:“你还要我住手,我偏不!谁叫他诱惑我的妻子!”说着又想打过去,却被咏雪挡在前面。而志刚一直在说:“永仁,你误会了。”“你让不让开?”永仁对咏雪大吼。咏雪不让,也没说什么,只是对志刚说:“志刚,你快走,快走吧。”可是你怎么办呢?我怎能这样一走了之,我一定要和你先生解释清楚。志刚焦急地说。“没用的,志刚你说什么也也没用,快走吧。”说着咏雪推志刚走,听到这样的话,志刚走了。

志刚走后,咏雪抓着永仁的衣袖说:“永仁,听我解释吧。”“不听!”永仁样子像刚侵犯的老虎。接着把咏雪用力一推,咏雪当场倒地,她不顾受伤的手和膝盖,再一次站起来。坚定地说:“永仁,男女之间除了爱情还有友情,况且我和你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志刚不会成为你的威胁,希望你相信自己,也相信我。”说完咏雪正打算离开,却被永仁喝着“站住!”接着拼命翻咏雪衣服的口袋。“你要干什么,永仁,停止,停止。”可是他像疯了一样拼命地翻,终于找到了,志刚的地址,接着永仁把它撕碎。“以后不准和任何男人说话除了我。”永仁命令到。“拍”咏雪狠狠地打了永仁一巴掌。哭着跑回家。

晚上,咏雪连饭也没有吃,便进了房。单独在饭桌上吃饭的永仁开始觉得自己做错了。没有了咏雪的相伴,永仁觉得很孤独,这又让他想起和咏雪一起吃饭的美好时光了。晚上,正当永仁熟睡时,突然听到咏雪大喊:“不要,永仁不要。啊,不要翻,不要翻。”咏雪醒了,她吓得满头大汗,全身颤抖,眼里还有泪水。永仁也被惊醒了,他揉了揉双眼,看了看咏雪。看见满脸泪水的咏雪,永仁吓呆了,他关切又焦急地问:“咏雪,你有什么事吗?是不是不舒服?”说着又自觉地摸了摸咏雪的额头,咏雪体温正常。只见咏雪紧紧地抱着永仁,哭了。永仁发现咏雪全身颤抖,他很紧张,说:“咏雪,别怕,我立刻把你送去医院。”咏雪连忙擦干眼泪,说:“永仁,我没事,只是刚才发了一个恶梦罢了。永仁,我答应你,以后除了你,我不再和任何陌生男子说话,但是你也要答应我,像今天的事不要再发生了,好吗?”见永仁良久没开口,咏雪摇了摇永仁的胳膊说:“答应我,好吗?”永仁说:“好吧,咏雪,我答应你,快睡吧。”永仁重新躺下,他猛然发现自己今天的举动对咏雪的伤害是如此的深。这里咏雪又惊醒了,在永仁的安抚下才勉强入睡。永仁看着柔弱的咏雪叹了口气,心想:为了咏雪,我一定要改掉这坏毛病。

第二天,他辞去了私家侦探。侦探说:“其实我早就不想做了。”永仁不解地问:“为什么?是待遇问题吗?”“不,你对我很好,可是我跟踪了你妻子这么久,发现你妻子重情谊,而且是一个心肠很好的人。这样做,我觉得是对她的一种侮辱。”侦探解释道。“先生,谢谢你对我太太的评价,其实我同样认为我太太的人品是可靠的,她那么懂大体,对爱情又那么执著,又怎么会背叛我呢。以前是我大错特错了。”永仁说。那位先生笑了笑便走了。

咏雪遵守了自己的诺言,从此没有和男人(和她一样年轻的陌生男子)说过一句话。可她发现这样做以后有很多不方便的地方,例如有一个这样的男子向她问路,但她为了遵守诺言,往往只是笑笑和摇摇头。每当这时,先生们都对她投以奇怪的目光,甚至有人认为她是哑巴,弄得咏雪常常哭笑不得。为了爱永仁,她失去了所有的友情,因此咏雪常常想:难道爱上他就等于爱上寂寞吗?她多么希望永仁能够给她自由的空间。

晚上,咏雪给身在美国的咏诗写信。信中写到:亲爱的妹妹,在美国生活习惯了吗?相信英语一定大有进步吧,我和永仁已经结婚了。。。。。。接着咏雪已经不知如何下笔了,是写婚姻生活幸福美满吗?可是她的婚姻生活是多么的不如意啊。最后她只写到:快回来吧,姐姐很想你。

永仁很久没看见咏雪的笑脸了。晚上,永仁对咏雪说:“咏雪,我们去旅行好吗?”“为什么突然提起去旅行?”咏雪很是不解。“没什么,只是一周后我有一个假期。我们结婚快一年了都没有去过旅行。”永仁解释道。“好啊。”咏雪突然兴奋起来。“那么,你想去哪里呢?”永仁询问道。“我们去北京好吗?”咏雪提议道。“你说了算。”永仁说。“永仁,你真好。”咏雪搂着永仁兴奋地说。事情就这样说定了。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爱的代价—家族遗传(上)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