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E友社区 > 心灵驿站 >

兄弟

2018-11-08 21:03 来源:未知 点击: 文字:(,,)

▼点击音频,聆听美文

报社编辑部里,小王在电脑上审阅着来稿,这越看越坐不住,不禁有点忿忿然地骂起来:“这算什么亲兄弟,两兄弟建房,竟为争一尺屋地打了起来,开始打出官司,最后打出人命,一个被打死了,另一个被法院判了死刑,这一对兄弟就这么完了。”

与小王坐对面的老沈,是一个资深的记者兼编辑,对小王的忿忿然,似乎视而不见。

“老沈,你说说这兄弟为什么就不能谦让一下?古时有句话,打虎亲兄弟,这打老虎兄弟彼此能抱成团,不顾性命,咋为了一尺地,就成了冤家对头了呢?哎,老沈,你阅历丰富,你得给我解说解说。”

“我也不解呀,我也时常在想这个问题,这使我想起我的一个朋友老耿的故事。”老沈讲述起来。

老耿小时候有个弟弟,兄弟俩形影不离的,这男孩跟女孩不一样,小时候打架是常有的事,和别的小孩打,兄弟俩相互间也打,这兄弟间为什么不相让呢?为什么?不就是因为是兄弟吗,这架打完了,哭过了,这一抹完泪又是和好如初了,这就是兄弟,童年无忌呀。

老耿小时候有一件事是不能原谅自己的,兄弟俩给人绑架了,他给蒙住眼睛,捆绑住手脚,被丢在乱草丛中,弟弟却给带走了。不知过了多久,他挣脱绳子,就沿着路去追赶,两天以后,当大人们在五、六十里外找到他的时候,他那双赤脚已磨破了皮,又饥又饿昏倒在路边。

“爸爸,我要找弟弟,我要找弟弟。”老耿小时候的这一声哭喊要找弟弟,就让老耿找了几十年。祸不单行呀,弟弟不见了,他的妈妈一时给急疯了,在一个夜晚不慎掉进池溏给淹死了,他的爸爸也在找弟弟的路上,给车撞死在路边。

老耿就是在这样的不幸中长大的,虽然一直找不到弟弟,但在他心中,弟弟如影子一样在他身后,跟随着他伴随着他。无论干什么事,有多危险,他都在前头,勇往直前,因为只有这样,他觉得才能保护跟在他身后的弟弟。

责任编辑:贵州E友社区

上一篇:后妈是小三(三十七)

下一篇:没有了